棋牌文化

南北朝對峙期間的“圍棋外交”

信息分類:傳統文化  發布時間:2015/10/21  責任編輯:圍棋小編  作者/來源:上海市圍棋協會

你更愛下圍棋,還是聽驢叫?

把這個問題拋給西晉才子王濟,會讓他糾結死,這兩樣今人看來風馬牛不相及,完全沒法往一塊兒撮的愛好,都是他一生所嗜。

王濟倒也不孤單,東漢建安七子之一的王粲,也是雅好圍棋,更好驢鳴。王粲死后,曹丕曾帶領一幫王粲的生前好友集體學驢叫為其送行。王濟死后,他的粉絲孫楚也在靈前學驢叫,學得太逼真,惹得賓客哄堂大笑,孫楚還很不高興。

雖然荒誕不經,但這就是魏晉南北朝文人的個性。建功立業太難,朝不保夕,不如及時縱欲享樂,彈琴下棋。何況當時,愈出格,反倒愈顯得棋高一著。

兩晉和南北朝,社會政治混亂,戰亂不休,但人的思維卻空前活躍,個性獲得極大解放,涌現出了無數以不干正事為榮、追求清虛生活的特立獨行之人。圍棋,也成為與詩書并列的一種才藝,上至帝王將相,下至平頭百姓,都樂在其中。“漢魏明賢,高品間出。晉宋盛士,逸思爭流。”梁朝沈約的《棋品序》,是這一時期圍棋盛況的真實寫照。

隱居河南輝縣、修武一帶的“竹林七賢”,喜好清談,不拘禮制,也都很喜歡下圍棋。《晉書·阮籍傳》上說,阮籍母親死的時候,他正與人對弈,棋攤兒沒有一哄而散,對手表示可以暫緩一下,待阮籍料理完老母后事再繼續,阮籍卻不同意,堅持下到底。“七賢”之一的王戎身上也發生了同樣的事,在任豫州刺史時,母親死了,他仍在家中看別人下棋。

阮籍和王戎都以“性至孝”知名,所以此種行為常人無法理解。僅僅用不拘禮制來解釋恐怕不夠,或許,兩人是需要一個心理緩沖時間來接受悲痛的事實。電影《天下無賊》結尾,劉若英聽說劉德華已死,沒掉眼淚,沒說一句話,只是狠狠地把手里的烙饃卷京醬肉絲一口一口吃掉。阮、王二人怕也是拿手頭的棋局緩神兒,但緩過了神兒,該哭還是要哭的。所以,《晉書·阮籍傳》中說,一局終了,阮籍一口氣喝下二斗酒,放聲悲號,吐血數升。而王戎在棋局結束后,“容貌毀悴,杖然后起”,像木頭人一樣。

這段時間,真正對圍棋貢獻最大的正是這幫放浪形骸的文人,他們已經不再把圍棋看做決賭勝負的舞臺,而更看重圍棋的修身養性,這當然進一步提高了圍棋的品位與境界。有個典故叫做“裴遐雅量”,說名士裴遐對弈時有人敬酒,他沒顧上立即喝,把酒擱在一邊,被敬酒者誤解而遭推搡,他從地上爬起來又坐回棋桌,“顏色不變,復棋如故”,難怪《世說新語》要把他編入“雅量篇”。

如果說文人是魏晉南北朝時圍棋的群眾基礎,那么,帝王則是圍棋的形象代言人。這段時間,晉武帝、宋文帝、齊高帝、梁武帝都是個中好手,圍棋也在南北對立期間的政治生活中扮演了重要角色。

孫皓洛陽觀棋發幽憤

西晉的開國皇帝、溫縣人司馬炎是個圍棋迷。據《晉書·杜預傳》記載,一天,晉武帝正跟秘書丞張華,就是在《博物志》里探討圍棋起源的那位才子,在洛陽的宮殿里下圍棋,老將軍杜預奏請討伐吳國的表章送來,請求皇帝確定伐吳的日期。司馬炎下棋正在興頭上,隨口而出:“明年。”

如果真是“明年”,那真是一盤棋改變歷史,西晉統一中國的進程怕要往后推了。這時候,局中人張華卻異常清醒,突然站了起來,把棋盤推到一邊,說:“陛下圣明神武,國富兵強,吳主荒淫驕虐,誅殺賢能,當令討之,可不勞而定!”司馬炎聽了張華的話,緩過神來,立即下令擇吉日出兵。公元280年,晉發兵20萬,只用三個月就滅了吳國,俘虜了吳主孫皓。

天下統一后,在短暫的太康10年間,晉朝社會出現了一片繁榮的景象,號稱“太康之治”。司馬炎更加篤好圍棋,常跟自己的女婿、那位愛聽驢叫的王濟(字武子)對弈,在著名的棋譜《忘憂清樂集》中,就保存有一局“晉武帝王武子弈棋譜”。有一次,他還命令孫皓在旁邊觀戰。

吳國是三國之中圍棋氛圍最濃的,孫皓的伯公孫策尤愛圍棋,所以孫皓的棋力應該不差,司馬炎叫他來看棋,恐怕炫耀的成分居多——瞧我能武能文。但孫皓觀棋的心情不會好,他在吳國為政嚴酷,常挖人眼,剝人臉皮,是說一不二的狠角色,如今卻在洛陽看人眼色。

《晉書·王濟傳》記載,司馬炎正跟王濟對弈,突然問起孫皓為什么要剝人皮。孫皓看見王濟把腳伸到了棋盤底下,便故意挖苦說:“對君主無禮的人就要被剝皮。”史書上沒有記載司馬炎和王濟的反應,而孫皓這句,算是對軟禁生活的小小發泄。被俘虜四年之后,郁郁寡歡的他死在了洛陽。

一次代表南北方的高手對決

運動是不分國界的,今有乒乓外交、籃球外交,在圍棋風行的南北朝,亦出現了歷史上第一次“圍棋外交”。

當時,魏孝文帝元宏很想統一中國,便派散騎常侍李彪出使南齊,一探虛實。李彪是頓丘衛國(在今濮陽境內)人,名字就是元宏賜的,深得皇帝信任,但元宏選他去,還因為他的另一個身份——魏國有名的圍棋高手。元宏一生仰慕漢文化,而圍棋流行的南朝一直以中華正朔自居,所以,他有心要在圍棋上跟南朝斗一斗。

依據《魏書·蔣少游傳》的記載,李彪去南齊時,又特意帶了北魏有名的棋童,洛陽第一高手范寧兒同往。最終,與南朝高手對決的重任,就落在了這個孩子身上。

南齊這邊,皇帝是齊武帝蕭賾(zé),乃父齊高帝是中國歷史上第一位親自撰寫圍棋書的皇帝,有《齊高棋圖》二卷問世,棋力與當時位列二品的褚思莊差不多。所以,蕭家是有圍棋基因的。蕭賾更知道,這幾位北方棋手來者不善,不可輕視,他把接待任務交給了江南名手王抗。

這場國際對抗賽的勝敗,直接關乎南北兩朝的榮辱,比賽現場,觀者甚眾。王抗的棋力是時人有目共睹的,《南齊·蕭惠基傳》中記載,他的棋力是“第一品”,特點是“神速”,注重布局。范寧兒是什么棋風不得而知,根據史載,兩人只下了一局,結果,王抗竟然爆冷告負。

一時間,北朝人揚眉吐氣,而南朝人震驚無比。

一局比賽的結果有一定的偶然性,因此,對范寧兒與王抗究竟誰厲害,后世說法不一。明代王世貞在《弈問》中認為,王抗可能是輕敵了,“寧兒以有心待王抗,而抗以無心待寧兒”,所以范寧兒贏了,這不過是一盤棋而已,究竟誰高誰低,尚不可定。

再者,王抗從劉宋時期就名揚天下,此時已五六十歲,精力不濟,面對敵國年輕黑馬,主場作戰,壓力山大,輸棋也情有可原。

據說,這一勝利讓元宏龍顏大悅,帶隊教練李彪班師回朝后不久,就升遷做了秘書丞。以后的九年,北魏六次遣使南齊,范寧兒均隨同前來。但在后來的六次對抗中戰況如何,史上并無記錄。

世界十大博彩公司排名-网上博彩公司排行大全-十大博彩公司官方平台_围棋协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