棋牌文化

謝俠遜的棋與國

信息分類:知識普及  發布時間:2015/05/21  責任編輯:zhou  作者/來源:中國棋牌網

在晚晴時期的中國象棋史中,有一個棋手,他以卓越的棋技揉進風雨飄搖的國家命運,并由此創立了諸多非凡的排局表演揚名海內外,他就是浙江平陽縣的百歲棋王謝俠遜先生。
縱觀謝一生的業績,大致有:一、開創字形排局的形式,拓寬了棋文化的內涵;二、將表演象棋作為勸募的手段,為當時的愛國抗日籌集資金,從而使象棋納入愛國服務的范疇;三、收集散處于民間的棋藝資料,編撰《象棋譜大全》、《象棋指要》等著作,為象棋藝術積累文化資料;四、提倡象棋活動不遺余力,促進了當時象棋活動開展和繁榮;五、首先學習和提倡國際象棋(當時稱萬國象棋),并營造了一定的氣氛,為今后的推廣打下了基礎;六、以自身不斷弈棋的經歷,間接證明了弈棋有利于健康長壽,從而展示棋文化的另一個實用層面。

啟蒙與起步

謝俠遜,名宣(小名卿源),俠遜是他的字。清光緒十四年(公元1888年10月1日)出生于平陽一個務農廉小商販之家。謝幼年時家境貧困,曾為人當過牧童。在讀私塾的幾年里,接受傳統文化的啟蒙教育,初步有了愛國之心。19歲時,考入溫州師范學校讀書,在接受新文化中,愛國思想愈益形成。后因其父經營煙絲業破產并憂郁而死,家庭經濟陷入困境,謝不得不中途退學,曾在白沙湖小學、北港河小學、龍河小學教過書。直到1916年進入上海《時事新報》編象棋專欄,才開始了光輝的棋藝生涯。

謝的父親公出,很愛弈棋。受其父的影響,謝自幼即愛好象棋,并以自己的鉆研取得進步,13歲時即打遍鄉里無敵手。其時溫州有個陳笙,是晚清時的全國著名棋手,長年在南門擺設象棋擂臺。謝即向其父出去溫州攻陳笙的象棋擂臺,得到父親的支持只身前往。

平陽離溫州約130華里。這天,13歲的謝俠遜乘小船到飛云港,渡江后到達瑞安碼頭,再穿過縣城,于東門乘小船到溫州南門。此時的陳笙已年過半百,門徒眾多,見是一個小孩攻擂,起初不肯對弈,說要20元彩金,在謝的多次懇請下,才勉強答應。不料第一局竟謝勝,第二局陳開足馬力才扳回一局,第三局雙方都不敢輕視,弈成和棋。

首創字形排局

謝俠遜對于象棋的貢獻,首推創造性地使用“字形排局”,并通過題解的方法,和當時政治事件聯系起來,達到宣傳的效果。早在1901年,謝還是一個十多歲的少年,激于八國聯軍入侵北京、火燒圓明園等罪惡事件。為了表達心中的憤怒,他創造性的排出黑方八個棋子,直迫紅方主帥的一個棋局,取名為《八國聯軍》。由于當時歲小,棋歷尚短,又因平陽是小地方,謝不知道如何發揮作用。1912年,滿清皇朝被推翻,臺灣省建立,喜訊傳來,謝俠遜情不自禁地創擬了《鄂軍起義》的排局,局勢取紅炮首先發難,象征武昌起義,附題名為:匹夫倡議武昌城,打盡鯨鯇草本驚。由于此時的謝生活閱歷都有增長,遂投寄《時事新報》,很快在報上發表。接著謝又將前擬的《八國聯軍》投寄,由于加上題解,通過娛樂,宣傳愛國,報紙以征答形式發表,吸引許多愛國人士。最后由三名知識分子獲得一、二、三名,首選是江南名士吳縣潘定思,第二名為《四明日報》主筆馮友笙,第三名為丹徒趙瑞侯教授。謝也因此結識了潘定思。

1915年,袁世凱竊國稱帝,對日簽訂了賣國的“二十一條”。國內一片反對,這又激起了謝的義憤。因謝已結識了潘定思,兩人經過通信商議后,排出以國恥為主題的三十個“字形徘徊”,其中國恥紀念二十局(另十局為時事新局),第一局為“鴉片戰爭”,排“土”字形。題解為:鴉片亦名土藥,故本局以土字為紀念。另附國恥不史曰:道光庚子,粵督林則徐燒毀英商鴉片,英人率兵攻陷舟山群島及上海、鎮江等處,乃割香港全島與之議和,賠款二千一百萬兩,并開上海、福州、廣州、廈門、寧波五處為通商口岸。

愛國勸募下南洋

在謝俠遜的棋藝生涯中,有兩次弈訪南洋諸國的經歷,既交流了棋藝,又為國勸募而慷慨激昂。

 

早在1919年,新加坡華僑名棋手張兆蘭因經商到上海,在和謝俠遜交流過棋藝后,大有相見恨晚之感。因南洋諸國中華人弈棋的很多,張邀請謝方便時去那里弈游,并多次來函催促。1935年4月,謝氏終于翩然南下,經香港出洋。在香港,他還和廣州棋手黃松軒、曾展鴻、盧輝、馮敬如等進行了多場交流,既溝通了華東、華南棋手的感情,又豐富了當地的文化生活。

4月16日謝抵達新加坡。當時南洋的華人棋手有:僑居星馬的陳粵樵;“星洲棋壇三杰”蘇勉之、鄭雨蒼、李家漠;還有星洲郭觀、蔣景云和檳城區豐、怡保胡均、吉隆坡馮漠賢、太平黃衍攜,并稱“弈壇五虎將”。謝略事休息后,一連八個晚上,輪戰八大高手,均取得勝績。謝在南洋的勁敵是陳粵樵。5月14日和15日,兩人在新加坡戰四局,各一勝一負二和,后又在檳城對弈四局,依然各一勝一負二和。但是一個難題來了,陳繼續向謝挑戰,提出十局決賽,這和謝弈訪南洋的目的不同。考慮到祖國棋界的聲譽,謝決定應戰。結果第一局謝勝,第二局陳勝,三至七局俱和,第八局陳稍處劣勢,以一將一殺求和。謝認為這是不許可著法。

三十年代中期,日本軍國主義對我國步步侵略。為了全身心投入抗日,支援前線,謝俠遜將家屬送回平陽,自己只身到南京。當時國民政府準備派五個巡回大使到國外向華僑宣傳抗日救亡,并向他們募款。去歐美諸國的人選已定(胡適、陳樹人、薩鎮冰、于斌)。因南洋均為殖民地,有危險,人員尚未確定。謝從主持派使的邵力子先生的秘書盧雪正處獲得信息,毛遂自薦,要求去南洋,以表演棋藝為手段,進行勸募,得到邵力子先生同意。11月謝乘火車往廣州轉港澳出國。臨時前邵力子、張治中、馮玉祥等題詞以贈,李宗仁先生手書“有焦土抗戰之決心,持久戰之精神,最后勝利必屬我們”以贈。

1937年底,第二次下南洋的謝俠遜,肩負愛國宣傳的重任,抵達菲律賓后,受到當地華僑的熱烈歡迎。據《華僑商報》載:“本月24日晚7時半,在中華青年會舉行歡迎棋王謝俠遜象棋抗戰宣傳大會。是晚入場觀戰者極多,除所租一千把椅子坐滿外,站立者亦在數百人以上。7時40分,大會主席許友超致歡迎詞,繼為商會代表陳之多和謝棋王演講。再由謝棋王和許友超象棋表演……”在菲宣傳期間,正值南京失守,消息傳來,僑情惶恐,謝自擬對聯一副,懸掛大會兩側,并由商會召開大會,一時人山人海,華僑愛國熱情高漲,高呼“堅持長期抗戰”、“祖國萬歲”等口號,還當場舉手表決,一致同意每月捐四百萬元。自1938年1月至1941年12月菲島失守時中止,共捐四千七百萬元。

謝氏還在馬來西亞吉隆坡進行六天六夜的“籌賑賽”、“慈善賽”,造成很大的聲勢。總計在南洋共募得五千萬元,據載還吸引三千三百多青年技術人員回國投入抗日。而謝的生活非常樸素,歷時兩年,僅向國庫支取三千元車旅費。

1940年3月,謝抵達重慶,周恩來同志亦往慰問并對弈留念。

總的一句話,謝俠遜在三十年代以象棋作為手段,為抗日宣傳做了許多有益的工作,受到棋界的普遍崇敬。

世界十大博彩公司排名-网上博彩公司排行大全-十大博彩公司官方平台_围棋协会